桃園叫小姐秀琴淚訴簽名領直播費變借據 駁欠債反嗆「鬼話連篇」

秀琴昨遭鄭姓女子指控欠債38萬不還,還亮出有秀琴簽名的借據,鄭女稱兩人合作直播賣商品,秀琴多次向她借錢,之後裝死不還,她索討未果寄出存證信函還被退回。秀琴稍早在新店某餐廳接受《蘋果》獨家專訪,由老公陳致遠陪同出面,她現身時臉上猶有淚痕:「我覺得這是烏龍事件,我為朋友兩肋插刀,沒欠她錢,是鄭小姐喊窮,我簽名是我領直播款項的簽名,怎麼會是『借支』?」並說鄭小姐根本就鬼話連篇,決定提告。鄭小姐接電話時則說已經在休息,人很不舒服,記者還沒提問她就掛電話。

秀琴說:「我幫她做直播7、8個月,連我老公都有去幫忙播」,也澄清財務沒有出狀況,「我經紀人可以出示我年收入的明細,這等於是毀損我的名譽,已經請律師朋友處理,一定要提告,她這樣毀損我的名譽」。她氣憤媒體不能聽她一面之詞就亂寫,更何況還扯出好友Vicky,「我們開餐廳,Vicky也是投資人之一,做生意有賺有賠,不是欠她錢」。陳致遠並說帳目明細都放在店裡,Vicky要看就可以看得到。

對於跟鄭小姐的糾紛,秀琴說:「跟她大概認識7、8年,真正深交是近1、2年,之前她是東森購物的廠代,因鄭小姐找我,說要找致遠開直播節目,我就去她公司談,去年7月開始為她的商品直播,我們也有跟她說,我們直播費用是每小時1萬元,但因為是好姊妹,所以只收她5千。」

陳致遠說一直有要求她給費用明細跟合約,但她從來不給,「她都說是電腦白痴,叫我們直接到公司再拿費用」。 秀琴說後來跟對方要直播費用,對方都搪塞說要開會,還說會幫致遠接工作,就沒有跟她計較那麼多。領直播費用時,對方會要求她在空白紙上簽名,「當時就是白紙,完全沒有看到『借支』兩個字,如果現在有,那她就是偽造文書。」至於為何不接存證信函?她說覺得這件事很奇怪,既然是好友為何不跟我講,而是寄存證信函,所以才退回郵件。

秀琴說跟老公加起來月收入大概20萬元,老公有一份食品公司每月固定3.5萬的薪水,不過有租屋和需要照顧花蓮老家、車貸等,月開銷大約12萬元,但強調「沒有欠人錢,就是要提告」! 陳致遠則透露:「我們在直播的末期,就有粉絲告訴我們,貨品沒收到,或是商品是仿冒品,我們就覺得應該要離開,現在也請律師委請調查局查清貨品是否有假?」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